瞿郑龙:新时代法理学教材的与时俱进

瞿郑龙 法理学堂

作者简介:瞿郑龙,怎么注册万博号讲师,吉林大学全面依法治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司法文明协同创新中心成员。

(转自“中国大学教学”公众号)


根源于法律生活实践、立基于法学理论研究、服务于法治人才培育的法学学科体系和法学教材体系应当具有“与时俱进”的时代品格和精神追求。法理学是法学的基础理论、一般理论、意识形态和方法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法学教材体系,首先就要实现法理学教材的“与时俱进”。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法理学》(后文简称“《法理学》”)作为教育部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是教育部“九五”规划重点教材,又是全国高等学校法学专业核心课程教材之一,《法理学》的修订是我国法学教材体系建设的重要引领。

一、新时期《法理学》与时俱进的历史性实践

《法理学》第一版出版发行以后,教材编写组分别于2003年、2007年、2011年对其进行了三次修订,每一次修订都是根据法治实践发展和法学理论研究针对前一版教材的“与时俱进”,这使得教材始终具有突出的时代特色,保持了鲜活的生命力和高度的适应性。


1. 不断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的最新成果


1999年教材编写出版之时,编写组秉持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反映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原则,有机贯彻党的十五大精神,使教材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精神文明建设的实践需要;适应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时代需要;适应法理学教学内容更新的需要。2003年教材第一次修订时,坚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十六大精神为指导,保证了教材具有正确的理论方向、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厚实的理论底蕴。2007年第二次修订时,充分反映了建设全面小康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创新型国家、全面落实依法治国的实践经验。2011年第三次修订时,认真总结了党的十七大以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方面的新经验、新成果。


2. 充分吸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学研究的前沿成果


1999年教材编写时,编写组回顾了新时期我国法理学改革和发展的进程,总结了法理学教学和教材建设的基本经验,吸收了沈宗灵、孙国华等众多法理学前辈主编的全国统编教材以及各地各校编写的法理学教材的有益思想和有效方法,实现了法理学教材编写的继承连续性和创新前瞻性。2003年教材第一次修订时,在保持法理学内容连续性的前提下,强调要把理论创新作为修订工作的第一要务。2007年第二次修订时,充分吸纳了法学理论教学和研究的成果,总结了法理学教材的编写经验。2011年第三次修订时,吸纳了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法理学》的编写经验,使得教材在体系、理论、风格上保持了先进性。


3. 积极回应教材使用主体的教学新型需求


教师和学生是教材的主要使用者,教材的编修应当体现以教师和学生为中心的原则,坚持以人为本。在广泛调研并充分征求教师和学生对法理学教学和教材修订工作意见和建议的基础上,编写组深入研究大学本科阶段法理学教学的规律和特点,强化法理学教材在引导学生培养正确的法律观、法治观和法理观以及掌握法律思维和法律方法等方面的重要功能。教材的编修坚持“科学把握教材与教学的关系,体现先进的教育思想、教学理念和教材理论” “正确认识和处理教材与教学大纲以及教学的关系”。对于法理学知识、话语和理论体系的阐述,既系统科学又精炼简洁,既结构完整还留有余地,并不试图把教材编修成为“百科全书”,而是进行必要“留白”,将其交由老师和学生自主阐发、自由扩展;也不试图强求大家接受教材的内容,使其成为“刻板教义”,而是着重介绍共识性观点,开放充分探讨和延展空间,交由教师自主发挥和学生自觉反思。

二、新时代《法理学》与时俱进的变革性探索

自2011年教材第三次修订尤其是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法治建设取得重大成就。此次教材修订,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其中的法治思想全面融入教材。本次修订在历次修订中历时时间最长、修改幅度最大、调整内容最多,实现了理念、形式和内容的与时俱进。


1. 理念上的与时俱进:确立“法理”作为法理学的中心主题和研究对象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法学院校的法学理论课程主要是参照苏联,大都名为“国家与法(权)的理论”。改革开放以后,学术界提出了把“国家”与“法”分别开来进行研究的主张,出现了1981年北京大学编著的《法学基础理论》、1982年司法部组织编写的《法学基础理论》、1988年东北地区高校联合编著的《法的一般理论》等新的法学教材。但是,直到1993年,由教育部组织编写、沈宗灵教授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法理学》教材之后,“法理学”的名称方才正式获得公认的“合法”地位,名正言顺地进入中国法学学科体系、课程体系和教材体系,并于1995年成为法学专业核心课程之一。


然而,虽然课程和教材名称发生了改变,教材的内容却仍然局限于法学基础理论,尚未区分和明确法理学之于其他法学学科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法理学教材的与时俱进需要针对法理学这门学问的问学方式和这个学科的科学特质本身进行方法论的前提反思。正是有鉴于此,教材主编张文显教授发表了《法理:法理学的中心主题和法学的共同关注》,提出法理学的研究对象应当是“法理”、法理学应当以“法理”为中心,法理学应是“法理之学”的思想主张。此次教材修订,在保持现行法理学知识体系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强调把“法理”通贯全书,集中有限的文字阐述“法理”,提升“法理”在法理学教材中的主题地位,打造“法理泛在”的法理学教材。


2. 形式上的与时俱进:更新教材形式使其与教材内容相得益彰


为了更好地适应教材内容的更新、教学形式的需求和学习使用的高效,此次修订对教材的整体形式进行了调整。


例如,设置了更为详细的教材目录,使得教材的使用者能够更为直观、精准地了解整本教材的知识体系、话语体系和理论体系。又如,更新了全书的关键词索引和人名索引,使其更加准确和直观地反映全书的关键话语和重要主题。再如,本次修订还调整了全书的参考文献,方便了教材使用者把握教材的理论来源,有助于其深入和系统学习法理学的知识和理论。同时,针对全书所有注释和引文予以逐一核实查证,纠正了法学界诸多以讹传讹的引证不规范现象,为教材编修树立了学术规范的标杆;等等。


3.内容上的与时俱进:系统贯彻新时代法治理论和创新确立“法理”作为中心主题


为了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和法学理论,此次修订作了以下较大修改:在第一章“法学”中新增了第五节“当代中国的法学体系”;在第三章“马克思主义法理学的产生与发展”中,新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思想;第六章“法律体系”更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第十五章根据我国宪法、立法法的规定,重点阐述了依法立法、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等立法原则;第十六章“法的实施”改写了有关“执法” “司法” “守法”的内容;第十九章“法律方法”增加了“权利推理”,以此增强法律推理的“法理”内涵;第二十章“法的价值概述”增加“社会主义法治的核心价值”一节;第二十二章“法与人权”新增“人权体系”一节;第六编调整为“法治与经济社会发展”,第二十三章集中阐述“法治原理”;第二十四章“法治与经济和科技”新增“法治与科技”一节;第二十五章新增“法治与社会治理” “法治与生态文明”两节内容;新增第二十六章“全面依法治国 建设法治中国”,集中阐述我国“全面依法治国方略”的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的核心要义和基本原则、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等等。


为了确立“以法理为中心主题”,实现“法理泛在”,此次修订主要作了以下修改:把第一编从第四版的“法学导论”改为“法理学导论”,阐释“法理学”的学问方式和学科属性;在第二章“法理学的性质和对象”中,集中阐释为什么要以“法理”为中心主题和研究对象、什么是法理,确立了把“法理”作为法理学研究对象的理论命题;着力凝练和总结各编各章各节的核心法理、基本法理和主要法理,以此突显教材的“法理”主题和“法理”意蕴;等等。

三、 结

《法理学》孕育于改革开放新时期我国法制建设的伟大实践,是新时期法理学教材守正创新的重要产物。自1998年定稿、1999年首次出版以来,《法理学》已经走过了20个春秋,这20个春秋是与我国法学研究繁荣、法律教育发展和法治实践进步共进协行的20个春秋。《法理学》第五版实现了教材理念、形式和内容上的一次突破性转进、飞跃式更新,是我国法治实践进入新时代背景下一次具有变革性、根本性意义的“与时俱进”,必将成为新中国法理学教材甚至法学教材体系建设过程中承前启后、浓墨重彩的一次编修,对于新时代中国的法(理)学研究、法律教育和法治实践也将产生积极意义。

(感谢我的老师张文显教授,让我能够以学术助理的身份全程深入参与《法理学》第五版的教材修订工作,使我得以有机会重新再次系统学习法理学,并且了解我国法理学教材编写的历史、实践和方法。本文写作的诸多内容也是来自于老师的经验和著述,并且得到了老师的指导修改。感谢统稿小组其他成员,非常有幸能与他们共同参与这项具有意义的工作。)

(原载《中国大学教学》2018年第7期,有删减)

法理学堂

长按右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让我们共建法理中国!


公众号编辑:彭巍 韩烜尧